最新资讯

速速围观!听厦工机械师王荣辉讲述鲜为人知的南极科考故事!

 

日前,正在南极执行科考任务的中国第39次考察队全体队员向安博官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发来了新年贺电,感谢安博官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对极地事业的长期关心和大力支持。

 

  作为我国工程机械自主民族品牌代表之一,安博官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自1992年以来连续31年助力国家南极科考活动,目前,中国第39次科考共有四位厦工机械师王荣辉、肖观清、曾应根、谢文毕分驻中山站、昆仑站、罗斯海新站担任驻站机械师,执行站上科考保障任务。

 

  近日,《厦门日报》记者刘艳连线采访王荣辉,了解他鲜为人知的南极故事。以下是他的自述。

 

人物名片 王荣辉

 

  厦门厦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曾先后五次出征南极,此次担任中国第39次南极科考中山站越冬机械师兼后勤班班长。

     今天,是我在南极的第1463天。刚刚过去的春节,我在南极中山站度过——这是我在南极过的第6个春节。

  极光、冰山、雪地、企鹅、海豹……在很多人眼中,南极这片人迹罕至的冰封大陆,充满了未知和神秘。于我来言,南极却像是“世界尽头的家”,只要有需要,随时准备出征。

  我是安博官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机械师,10年中5次出征南极护航科考、总时间将长达1949——这三个数字,浓缩了我的青春年华。

 

01我们怎么过年?在地球最南端贴春联包饺子围炉

 

     在南极过春节是怎样一番体验?地球最南端的年夜饭怎么吃?

  除夕这天,我们各岗位人员正常巡视、开展安全检查,下午贴春联、包饺子,中山站年味十足,洋溢着新春的温暖和喜气。下午3点,春节联欢会正式开始,我第一个上台唱歌,唱了自己拿手的《我的中国心》。大概下午5点起,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在南极过春节,独特而温暖。

  说实话,我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跟南极紧密相连——南极内陆95%被冰雪覆盖,被称为生命禁区”“白色沙漠

  2013年,我作为第30次队长城站越冬机械师第一次踏足南极,那年我25岁,结婚刚一年。

  参加南极科考的机械师需具有全面的技术、强健的体魄和团队合作的精神。依然记得,当时公司有10余人报名,名额只有两个,最终,我被选上了。

  我是家中独子,父母自然舍不得我去那么远的地方,为了让父母了解南极,我还特地买来一张世界地图。

当我来到南极长城站,南极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又极度纯净的自然风貌让我震撼,在冰天雪地中,中国科考队伍顽强的毅力和严谨的科学精神让我敬佩,我的国家认同感油然而生。也就在那时,对极地事业的热爱就像一颗种子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里。接下来几年,我先后参加2016年第33次队长城站越冬、2018年第34次队长城站度夏、2019年第36次队长城站越冬、2022年第39次队中山站越冬,今年我34岁。

 

02我们带了啥行李?日用品科研设备等超千吨  卸了六天六夜

     202210月,中国第39次南极科学考察队奔赴南极执行科学考察任务,我再次随队出征,担负南极科考机械设备操作、维修、保养的任务,此次任务时间为553天。

  很多人很好奇,到南极出“长差”,会带上什么特别的东西?我的行李简单普通。比较特别的是,这次,我把以前在南极拍的照片打印了出来,准备盖上南极中山站的纪念戳,回国后和亲朋好友分享。

  20221031日,我们乘坐的雪龙号科考船从上海出发,经过24天的航行后,于1124日抵达南极中山站。这是我第一次来南极中山站,当看见海面的冰山和雪龙号科考船的破冰作业时,我特别兴奋,这和南极长城站的景象完全不一样。冰山的大小和形状各异,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被晚霞浸染的冰山美景,真的特别美,随手一拍,都是屏保。

  抵达中山站后,第一个重大任务,便是卸货。我是机械师兼后勤班班长,也是本次考察队中山站的卸货组组长。受疫情影响,机械师岗位人手严重不足,在站长的指导下我们6个人操作车辆连轴转,晚上11点至次日10点是我的第一班,下午3点至晚上7点是第二班,真的很累,但丝毫不敢懈怠。66夜,我们成功卸下了1000多吨物资及燃油,物资包括一年越冬的生活日用品、科研设备等。除了卸货,我还要安排机械师的工作、物资的摆放,做好沟通衔接,这6天里,我睡了不到30个小时。

  我记得卸货动员会上,中国第39次南极科考队领队张体军曾说:“中山站卸货作业,是此次南极考察的第一场硬仗,是最艰苦也是必须要打赢的一仗。我想,我们做到了。

 

03我怎么御寒?天冷风又大  为保暖蓄起长发

      南极的恶劣天气像家常便饭一样。南极不仅是世界上最冷的地方,也是世界上风力最大的地区,对我们机械师来说,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下进行室外工作,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挑战。现在南极是夏季,还不太冷,这几天的气温差不多是-4℃~4℃。不过慢慢就会冷了,最冷的时间是6-8月之间。

  我之前在长城站经历的最恶劣天气,气温低于-20℃,最大风力达13级,整整刮了三天三夜。风就像沙子打在脸上,如果没站稳,人就能被吹出去几十米远。那次,我们一个个蹲着,拉着绳子一步一步往前走,从住所陪气象科学家到气象站观测,300米的路程走了半个多小时。

  根据中山站往年气象资料,最低气温可达到零下40℃以下,极大风速超40/秒。这样的气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挑战。

  户外作业,我会穿上特制的连体衣,防风又防水。修车时,有时得脱掉手套拧螺丝,两分钟就冷得受不了。尤其是操作时碰到铁,那种冷真的是冷到刺骨。考虑到安全,大风大雪时,我们一般在室内车库工作,有紧急情况时才外出。

长发可以暖和点,也因此,我在南极曾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剪头发,头发到肩膀了。常年户外作业接受强紫外线照射,我的皮肤被晒得黝黑,回家时很多朋友都差点认不出来我。

 

04机械师都做啥?换机油开橡皮艇  站内多数车型我都操作过

      不仅是厦工设备,南极科考期间,我几乎操作遍了长城站上的20多种车辆,包括雪地车、装载机、雪地摩托车、货运卡车、小车、挖掘机、吊车、橡皮艇等等,别人称我是全能机械师。机械并非一通全通,得钻研,休息时我就不断学习、操作。

 

  2019年,长城站考察队尝试用两艘橡皮艇接驳卸货。我和队友需要驾驶橡皮艇靠近码头、靠近雪龙”2号,这个过程难度不小,得根据潮水、风速、波浪随时调整,让我高兴的是,这次卸货任务成功完成了,书写了中国南极科考机械作业的第一次

  冰天雪地里,最怕设备出现故障。有一次野外科考,雪地摩托车突然无法启动了。车上只有常用工具和配件,无法现场维修,当时我心里有点慌,但很快冷静下来。想到雪地摩托车启动马达瞬间碰齿的抖动力不是很大,于是我双手抱着启动马达连接飞轮盘,然后叫队友打钥匙启动,摩托车瞬间打着了,车启动起来了,队友高兴得欢叫了起来。

  2019129日,更换厦工装载机951发动机机油和机油滤芯;20201124日,使用挖机清理生活楼广场和码头雪堆;2021130日,启动并检修所有车辆……每天工作结束后,我会写工作日记,把每天的工作内容记录下来。这样,我对站上的机械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

  师父盖军衔曾嘱托我们,“在南极考察,要记得是代表国家,全力以赴,做好每个细节,做任何事情都像第一次做一样认真。”这句话,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我一直要求自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极地展示中国产业工人良好的精神风采和职业素养。

 

05 想家了怎么办?我把家乡方向牌钉在南极长城站

 

      在南极经历的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

  比如,极昼极夜。夏天极昼从早上5点天亮到第二天凌晨2点才天黑,冬天极夜是早上9点天亮,下午2点就天黑了。一开始,我很不适应,到后来渐渐习惯了。

  在南极,业余生活比较枯燥,但我们苦中作乐,也别有滋味。中山站海冰较多,企鹅比较少见,前几天企鹅从海面冰缝里爬上来,来到中山广场,我远距离地拍了一些照片分享到朋友圈,大家都被憨态可掬的企鹅吸引了。冬天比较闲一点的时候,我会出去拍拍照片。站上组织的唱歌、打球等活动,我也都积极参加。前两年,我还拍了几部小视频,获得了南极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

  在南极,也能吃上可口的饭菜。厨师很给力,能根据站上的食材,做不同的口味,米饭、馒头、面条、点心、小吃等,品类多样。夏天,我们能吃上新鲜蔬菜,冬天脱水菜比较多,比如木耳、腐竹。

  长期生活在南极,会格外想家。南极长城站有个挂标牌的地方,我把一块家乡方向牌钉在木桩上——宁化县16060.8公里,这是宁化县到长城站的距离。

  和第一次来南极时相比,现在条件好多了。以前网络只有512K,通话得靠卫星电话,还会延迟。现在站上网络有4兆,还有联通手机信号,随时可以和家人联系。

  这十年来,家人对我还是挺支持的。我有两个孩子,大的12岁,小的7岁,他们的成长经历,我错过了很多。但让我欣慰的是,孩子们比较理解。他们对南极也挺感兴趣,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雪龙号科考船,孩子们特别兴奋地说:“我爸爸就在这里

 

本文来自《厦门日报》2023129日第A05

 

编后语:

     截至目前,共有四位厦工机械师王荣辉、肖观清、曾应根、谢文毕在我国南极科考站中山站、昆仑站、罗斯海新站担任驻站机械师,执行站上科考保障任务。他们带着中国工程机械人的荣耀使命,踏着前辈们的英雄足迹,展示厦工人的豪迈专业,敢为创新,在南极战风斗雪,演绎中国工程机械人的匠心匠艺!

法律声明

×